<li id="kzdoy"></li>

<button id="kzdoy"><acronym id="kzdoy"></acronym></button>

    1. <dd id="kzdoy"></dd>
        <s id="kzdoy"><object id="kzdoy"></object></s>

        1. 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华夏雄师>第84章 南海保卫战(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84章 南海保卫战(下)

          小说:华夏雄师 作者:坦克兵 更新时间:2018/10/29 9:04:46

          前方250米外的树林中响起爆豆子般的枪声,绿色的丛林内腾起一股白色的烟雾,一百多支线膛枪噼里啪啦响个不停,荷兰兵那边血花四溅,惨叫声此起彼伏。

          “该死!是轻步兵!”安特生骂了一句。

          “真是该死!我们的轻步兵几乎全部阵亡!”阿物思·德里山大喊一声。

          华夏军一百多名轻步兵集中火力射击荷兰人的十八名轻步兵,尽管距离250米,可是高精度的线膛枪还是把荷兰人的轻步兵几乎一扫而光,只剩下两名荷兰轻步兵,趴在地上,端起线膛枪向树林反击。

          双方距离250米,华夏军的轻步兵又是伪装得好像变色龙一般,刚刚射击了一轮之后,华夏军轻步兵就借助着烟雾的掩护,立即后退几步,躲在树林中装填子弹。两名荷兰轻步兵各打了一枪,均未能命中目标,于是这两名轻步兵奔跑到同伴的尸体跟前去拿枪。

          张嘉祥击毙一名荷兰轻步兵之后,立即借助着烟雾的掩护,后退几步,半蹲在地上。他打开子弹盒,取出一枚以绸布包裹的子弹,咬破尾部纸质弹壳,把子弹从枪口塞入,再以通条压实,然后装入雷汞底火,盖上底火盖。

          已经完成了装填的张嘉祥端起M1841密西西比步枪,瞄准一名刚刚拾起步枪,准备射击的荷兰轻步兵。照门、准星和那名荷兰轻步兵脑袋成一线之后,又根据经验,微微抬高了一点枪口,扣动扳机。

          “砰”一声清脆的枪声,子弹拉出一条低矮平直的弧线,准确击中250米外那名荷兰轻步兵的脑袋。

          其余的华夏军轻步兵也已经完成了装填,一百多支步枪瞄准仅存的那名荷兰轻步兵,一排枪声过后,最后那名荷兰轻步兵被打成马蜂窝。

          荷兰人那边,至少一千多名土著兵扣动了手中滑膛枪的扳机,一千多支步枪齐鸣,声势浩大,烟雾滚滚,看起来热闹非凡,其实却是一点效果都没有。在200多米之外,滑膛枪的精度和向月亮射击差不多,而且土著兵又不是排枪齐射,是乱放枪,更加上经过精心伪装的华夏军全部躲在树林中,土著兵乱枪打过来,华夏军轻步兵毫发无损。

          “真是该死!那些黄皮猴子哪来的那么多轻步兵?”看到己方轻步兵全部阵亡,安特生少校痛心疾首。

          德里山安慰道:“少校,我们还有赢的机会!黄皮猴子就只有一百轻步兵,他们就像猥琐的蟑螂一样躲在树林里面打冷枪,根本不敢靠近。只要我们让土著人冲锋上去,他们的轻步兵就全完了!”

          “好!让土著兵冲锋!”安特生下了命令。

          随着各荷兰基层军官一声令下,800多名土著长矛兵端起长矛冲在前面,后面跟着1300多名土著火枪手,两千多人乱哄哄的向树林冲去,200荷兰线列步兵跟在后面,20名荷兰炮手推着两门六磅炮跟在步兵之后。

          “好了,红毛鬼的轻步兵都被我们干掉了,让我们的步兵出击!”苏三娘下了命令。

          首先发威的是华夏军的炮兵,躲藏在树林中的六门六磅加农炮和两门十二磅榴弹炮发出怒吼声,八发实心炮弹拉出弧线,准确落在密密麻麻的土著兵人群中,一下就拉出了八道血肉胡同,当即掀翻了近百名土著兵!

          荷兰人的炮兵也开炮了,炮弹落在树林中,激起一阵落叶泥土,还砸倒了一棵大树,一名躲闪不及的华夏军战士被喷溅的碎木片击中,受了伤。

          看到土著人靠近,1500名步兵齐刷刷的端起手中的线膛枪,瞄准100米外乱哄哄的土著兵。随着罗大纲一声令下,1500支步枪同时喷出火光,枪声就像晴天响起的炸雷一般,土著兵人群中顿时弥漫起红色的雾障,无数人头上身上腿上胳膊上喷起一道道血箭,惨叫声响彻成一片,丢下手中各种兵器倒在地上。

          打出一轮炮弹的华夏军炮兵正在紧张的装填霰弹,所有装备了线膛枪的步兵也在紧张的装填子弹。与此同时,500名装备滑膛枪的华夏军步兵排着斜线阵,趁着土著兵被正面的火力吸引的机会,从左翼绕了过去,侧击土著兵侧面。

          “快,冲上去!海盗打了一轮枪了,他们来不及装填!冲上去就赢了!”荷兰军官德里山大喊大叫着。他心里暗暗腹诽:真是该死,黄皮猴子哪里来的那么多线膛枪?不过那些黄皮猴子也太不会打仗了吧?清一色的线膛枪手?装填速度慢,而且又不用三段击,远远的一轮就打完子弹。

          德里山的话声未落,侧面走出整整齐齐的三排穿着蓝灰色军服的华夏军步兵,在距离土著人50米外,端起滑膛枪。

          炸雷般的枪声再度响起,土著兵齐刷刷倒下一片。

          与此同时,荷兰人的炮兵也开火了,两发炮弹落在华夏军人群中,伤亡了十多名战士。

          “轻步兵,快,上!干掉红毛鬼的炮兵!”看到己方出现不小的伤亡,罗大纲瞪着血红的眼睛大吼一声。这些朝夕相处的战士,每一名都是华夏军的精锐,之前和清军交战,都是几乎零伤亡的,今天却一下倒下十几人,怎么能让罗大纲不痛心。

          一百多名轻步兵提着枪,趁着荷兰炮兵装填炮弹的机会,向荷兰炮兵猛扑过去,在距离荷兰炮兵200米外,端起枪就打。

          “砰砰砰”枪口吐出一条条火舌,一百多支线膛枪一轮射击,两门荷兰炮的炮手就几乎全部阵亡。

          安特生还打算下令,让200名荷兰线列步兵上去,谁知道前面的土著兵已经被打崩了,一千多名土著兵丢下各种武器,好像潮水一般向后涌了过去,冲撞到荷兰人的阵型上,把荷兰步兵原本整整齐齐的队列都给冲散了。

          华夏军战士们端起装填完毕的线膛枪,给步枪上来了刺刀,呐喊着冲了过去。

          几乎所有的土著兵都撒开两腿在跑,有几个大胆的试图转过头来,以步枪或者长矛反击,却被华夏军士兵一排枪打成马蜂窝。

          转眼之间,华夏军战士已经追上了土著兵,远的用枪打,靠近了就用刺刀挑,还有几名战士往密集的土著兵人群中丢出几颗手雷,炸得土著兵血肉横飞。

          “我们败了!快上船!”安特生朝着德里山大喊一声。

          德里山和那两百多名荷兰人丢下了乱哄哄的土著兵,往停在沙滩边的小船逃去。荷兰人很快就爬上了船,奋力摇动船桨,往大海中间的船队逃去。后面一些土著兵跑了过来,企图爬上小船,却被荷兰人无情的推进海中。

          除了少数运气好的土著兵爬上一些没有荷兰人驾驶的小船之外,其余的土著兵全部都留在了海边。

          华夏军战士已经冲到土著兵跟前,形成了包围圈。

          “投降不杀!”几名担任翻译的纳土纳岛原住民向被围在海边的一千多名土著兵喊话。

          “我们投降,别开枪!”所有的土著兵纷纷跪地投降,步枪和长矛丢了一地都是。

          就在此时,海面上火光一闪,一排炮弹呼啸而来。

          “快闪开!”罗大纲大喊了声。

          华夏军步兵立即闪开,海面上荷兰大小战船从800码外发射来的炮弹,大部分都落在跪地投降的土著兵人群中,砸得土著兵血肉横飞,惨呼连连,沙滩上飞扬起一阵混合了血肉碎片的砂石,残肢断腿四处横飞。

          有少数的炮弹落在华夏军人群中,造成了几十人伤亡。

          已经投降的土著兵遭到荷兰舰炮轰击,一下就乱了,纷纷站起来,往岸上树林中逃去。

          荷兰旗舰上,刚刚爬上船的安特生看着克鲁生,问道:“克鲁生将军,我们又何必对那些土著人开炮?”

          克鲁生回答道:“他们已经投降了,现在海盗岛上缺的就是人,这些人哪怕是给海盗当了奴隶,都是增强了他们的实力!所以能杀死多少算多少!”

          看到土著兵全部逃入树林中,克鲁生才下令停止炮击。

          这次荷兰人带出来的2000多名土著兵,被华夏军打死打伤了500多人,被荷兰人自己用舰炮轰死了400多人,剩下的1000余土著兵全部当了俘虏。

          250名荷兰兵,18名轻步兵全部阵亡,20名炮兵阵亡了17人,不过其他荷兰兵并没有遭到损失,都及时逃回船上;木诒咀疤畹啮钡褪俏硕愿逗衫疾奖,结果根本没有派上用场,荷兰人的阵型就被溃败的土著兵冲散了。

          “没想到这些黄皮猴子居然有那么多线膛枪!不过他们真正的轻步兵就一百来人,其他的都是普通步兵!卑蔡厣钥寺成档。

          德里山说道:“不过黄皮猴子只敢远远的开枪,根本不敢靠近了打,他们还不是一支真正的强军。只可惜我们的荷兰兵太少了,大部分都是土著兵,要是有一千荷兰兵,其中有两百骑兵就够了,拿下这些黄皮猴子真不是问题!

          “一千荷兰兵?还要两百骑兵?”克鲁生无奈的一摊手,“我们东印度公司一共才多少人马?还骑兵了?”

          “没有骑兵,还真的很难对付那么多线膛枪!卑蔡厣弈蔚乃档。

          克鲁生思索了片刻道:“看样子,我们只能在海面上封锁他们了!反正台风季节也快过去了,只要我们断了他们的航运线,他们失去补给,估计撑不了多久!

          4

          第84章 南海保卫战(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

          <li id="kzdoy"></li>

          <button id="kzdoy"><acronym id="kzdoy"></acronym></button>

          1. <dd id="kzdoy"></dd>
              <s id="kzdoy"><object id="kzdoy"></object></s>

              1. 微彩微彩网址 余姚 | 四平 | 安庆 | 六盘水 | 五家渠 | 恩施 | 池州 | 岳阳 | 燕郊 | 宜春 | 白城 | 佛山 | 阳泉 | 淮安 | 黔东南 | 迪庆 | 铜仁 | 哈密 | 镇江 | 乐清 | 鹤岗 | 荆门 | 澳门澳门 | 攀枝花 | 三门峡 | 铜陵 | 石河子 | 大同 | 阳江 | 榆林 | 抚州 | 酒泉 | 东台 | 湖州 | 如东 | 潮州 | 宁国 | 无锡 | 三沙 | 白银 | 百色 | 杞县 | 库尔勒 | 吉林长春 | 湘西 | 莱芜 | 阿克苏 | 随州 | 东台 | 内蒙古呼和浩特 | 衡水 | 晋中 | 大庆 | 张家口 | 武夷山 | 香港香港 | 金昌 | 莱州 | 包头 | 乳山 | 许昌 | 济宁 | 湛江 | 连云港 | 梅州 | 阳泉 | 鞍山 | 上饶 | 怀化 | 辽阳 | 绍兴 | 海宁 | 宜都 | 南充 | 常州 | 晋江 | 临沧 | 高雄 | 阿勒泰 | 吉林长春 | 深圳 | 秦皇岛 | 四川成都 | 日土 | 海南 | 五家渠 | 桓台 | 朝阳 | 巴彦淖尔市 | 石嘴山 | 姜堰 | 偃师 | 正定 | 任丘 | 赵县 | 晋城 | 邹平 | 泰州 | 灌南 | 滨州 | 黑龙江哈尔滨 | 五家渠 | 丹阳 | 如东 | 七台河 | 吉安 | 顺德 | 北海 | 中卫 | 海门 | 杞县 | 万宁 | 鹤壁 | 滨州 | 莱州 | 保山 | 日土 | 哈密 | 日照 | 盐城 | 三河 | 嘉兴 | 大庆 | 无锡 | 长兴 | 咸阳 | 吴忠 | 丽江 | 蚌埠 | 涿州 | 阿里 | 保定 | 公主岭 | 揭阳 | 秦皇岛 | 潮州 | 大丰 | 龙口 | 喀什 | 香港香港 | 阿拉尔 | 上饶 | 舟山 | 武威 | 白山 | 南京 | 晋中 | 安庆 | 台州 | 甘孜 | 定州 | 洛阳 | 通辽 | 东台 | 十堰 | 海门 | 贺州 | 潜江 | 如东 | 吕梁 | 益阳 | 屯昌 | 吐鲁番 | 宿迁 | 温岭 | 攀枝花 | 营口 | 白山 | 吉安 | 黑龙江哈尔滨 | 莱芜 | 玉树 | 库尔勒 | 日喀则 | 塔城 | 桐城 | 枣阳 | 海南海口 | 驻马店 | 三沙 | 无锡 | 西藏拉萨 | 常德 | 博罗 | 平凉 | 山西太原 | 东方 | 阿拉善盟 | 醴陵 | 嘉峪关 | 黄南 | 临夏 | 桐乡 | 阿勒泰 | 南京 | 肥城 | 酒泉 | 保定 | 兴安盟 | 宿迁 | 汉中 | 葫芦岛 | 长垣 | 张掖 | 黔南 | 大兴安岭 | 六盘水 | 延边 | 灌南 | 正定 | 仁怀 | 宁德 | 基隆 | 金华 | 阿勒泰 | 儋州 | 广汉 | 嘉善 | 台南 | 台山 | 安康 | 中卫 | 灌云 | 马鞍山 | 库尔勒 | 林芝 | 凉山 | 巴中 | 六盘水 | 任丘 | 燕郊 | 延边 | 吉林长春 | 漳州 | 扬州 | 保定 | 晋江 | 馆陶 | 周口 | 武夷山 | 朔州 | 驻马店 | 滕州 | 丽水 | 邵阳 | 偃师 | 澄迈 | 安岳 | 鹤岗 | 肇庆 | 内江 | 阿拉善盟 | 白银 | 苍南 | 嘉峪关 | 长垣 | 双鸭山 | 锡林郭勒 | 六盘水 | 包头 | 茂名 | 乐平 | 简阳 | 怀化 | 临猗 | 茂名 | 宝鸡 | 阳泉 | 山东青岛 | 南京 | 绵阳 | 黔南 | 海宁 | 湖州 | 镇江 | 衡阳 | 霍邱 | 文昌 | 台南 | 铁岭 | 金坛 | 长垣 | 滨州 | 大庆 | 马鞍山 | 濮阳 | 保亭 | 阜阳 | 阿勒泰 | 朔州 | 乌兰察布 | 兴安盟 | 三明 | 五指山 | 广州 | 曲靖 | 桂林 | 万宁 | 临海 | 保定 | 乌兰察布 | 安吉 | 白银 | 本溪 | 吐鲁番 | 攀枝花 | 保定 | 武夷山 | 吐鲁番 | 随州 | 沧州 | 张北 | 钦州 | 五家渠 | 遵义 | 岳阳 | 长兴 | 肇庆 | 盘锦 | 朔州 | 贺州 | 燕郊 | 鞍山 | 三亚 | 济南 | 临海 | 新疆乌鲁木齐 | 酒泉 | 毕节 | 阿拉善盟 | 德阳 | 佳木斯 | 临海 | 公主岭 | 赣州 | 随州 | 永新 | 台州 | 姜堰 | 大连 | 江西南昌 | 舟山 | 泰州 | 玉林 | 芜湖 | 宜春 | 伊犁 | 烟台 | 石河子 | 桓台 | 汝州 | 醴陵 | 大同 | 伊犁 | 赤峰 | 迁安市 | 防城港 | 巴音郭楞 | 仁怀 | 文山 | 清徐 | 赤峰 | 鸡西 | 阿拉尔 | 塔城 | 揭阳 | 中卫 | 周口 | 鹰潭 | 瓦房店 | 安庆 | 昌吉 | 梧州 | 儋州 | 吉林 | 任丘 | 乌兰察布 | 南阳 | 云浮 | 德宏 | 克孜勒苏 | 日土 | 琼海 | 白城 | 扬州 | 安吉 | 阳泉 | 台山 | 贵港 | 盘锦 | 正定 | 盐城 | 滕州 | 唐山 | 启东 | 博尔塔拉 | 乳山 | 延安 | 阿拉善盟 | 柳州 | 海北 | 五家渠 | 安阳 | 十堰 | 周口 | 林芝 | 吉林长春 | 六盘水 | 红河 | 怀化 | 湖南长沙 | 石嘴山 | 扬中 | 白沙 | 牡丹江 | 松原 | 株洲 | 阳泉 | 固原 | 嘉善 | 佳木斯 | 安徽合肥 | 松原 | 廊坊 | 基隆 | 池州 | 河源 | 滕州 | 澳门澳门 | 山西太原 | 保亭 | 河南郑州 | 景德镇 | 昌吉 | 忻州 | 黔西南 | 滁州 | 湖南长沙 | 明港 | 宁波 | 张家界 | 衡阳 | 清远 | 潮州 | 博罗 | 商洛 | 浙江杭州 | 来宾 | 中卫 | 西双版纳 | 果洛 | 浙江杭州 | 松原 | 松原 | 泉州 | 仁怀 | 白银 | 台湾台湾 | 中山 | 唐山 | 通辽 | 台湾台湾 | 沧州 | 章丘 | 威海 | 迁安市 | 淮北 | 宜昌 | 无锡 | 石嘴山 | 瓦房店 | 图木舒克 | 长治 | 内江 | 保定 | 清远 | 安徽合肥 | 博罗 | 昌吉 | 荣成 | 阿克苏 | 衡阳 | 广元 | 绥化 | 娄底 | 怀化 | 毕节 | 广安 | 宜都 | 绍兴 | 喀什 | 鸡西 | 常州 | 涿州 | 儋州 | 衡阳 | 宜昌 | 清远 | 台南 | 白沙 | 吐鲁番 | 淄博 | 葫芦岛 | 嘉兴 | 昆山 | 甘南 | 瑞安 | 宣城 | 项城 | 乌兰察布 | 安庆 | 广州 | 新余 | 果洛 | 喀什 | 呼伦贝尔 | 乐山 | 酒泉 | 迪庆 | 长葛 | 乐清 | 枣阳 | 内江 | 菏泽 | 雄安新区 | 玉树 | 曹县 | 任丘 | 亳州 | 禹州 | 克孜勒苏 | 滕州 | 江西南昌 | 通辽 | 大庆 | 平顶山 | 江门 | 阳江 | 张家界 | 淮南 | 宣城 | 淄博 | 随州 | 湖南长沙 | 湛江 | 鹰潭 | 莆田 | 澳门澳门 | 永康 | 营口 | 乌海 | 防城港 | 广汉 | 玉环 | 北海 | 恩施 | 辽宁沈阳 | 包头 | 佳木斯 | 汕头 | 铜陵 | 潮州 | 汕尾 | 抚州 | 库尔勒 | 凉山 | 文昌 | 肥城 | 建湖 | 临沂 | 遵义 | 鹰潭 | 昌都 | 乌兰察布 | 保山 | 龙岩 | 安顺 | 海西 | 聊城 | 嘉峪关 | 江西南昌 | 惠东 | 新疆乌鲁木齐 | 香港香港 | 汝州 | 靖江 | 贺州 | 山东青岛 | 肇庆 | 伊犁 | 吉林 | 林芝 | 贵州贵阳 | 克孜勒苏 | 防城港 | 台北 | 澳门澳门 | 徐州 | 巴彦淖尔市 | 乌兰察布 | 吉林 | 安顺 | 库尔勒 | 寿光 | 聊城 | 濮阳 | 菏泽 | 榆林 | 涿州 | 深圳 | 淄博 | 包头 | 岳阳 | 荣成 | 赤峰 | 四平 | 平潭 | 阿拉尔 | 漯河 | 泗洪 | 中山 | 明港 | 厦门 | 蓬莱 | 南京 | 黔南 | 白沙 | 台北 | 贵州贵阳 | 防城港 | 湘潭 | 洛阳 | 中山 | 淮南 | 张北 | 阿坝 | 鞍山 | 阿勒泰 | 湛江 | 石嘴山 | 河池 | 巴中 | 兴化 | 基隆 | 抚顺 | 金坛 | 禹州 | 博尔塔拉 | 株洲 | 大庆 | 雅安 | 常州 | 辽宁沈阳 | 日喀则 | 五家渠 | 沧州 | 宜春 | 唐山 | 正定 | 巢湖 | 诸暨 | 靖江 | 澳门澳门 | 九江 | 辽源 | 荆门 | 泰州 | 顺德 | 廊坊 | 宜都 | 泰安 | 天水 | 清徐 | 醴陵 | 乐山 | 扬中 | 海拉尔 | 鞍山 | 台山 | 鹤岗 | 金昌 | 白城 | 佳木斯 | 晋中 | 南充 | 榆林 | 玉林 | 乐山 | 仙桃 | 单县 | 大庆 | 阜阳 | 泗洪 | 德清 | 高密 | 肥城 | 南通 | 神农架 | 乐山 | 喀什 | 商洛 | 义乌 | 天门 | 绥化 | 新乡 | 灵宝 | 宜宾 | 昌吉 | 乌兰察布 | 衡水 | 延边 | 江苏苏州 | 大丰 | 朔州 | 绥化 | 乐平 | 文昌 | 广汉 | 新乡 | 乌兰察布 | 宝应县 | 博尔塔拉 | 台山 | 寿光 | 乐清 | 天水 | 灌南 | 宝应县 | 锦州 | 招远 | 福建福州 | 姜堰 | 新疆乌鲁木齐 | 昆山 | 诸城 | 包头 | 黑河 | 澄迈 | 偃师 | 沛县 | 泰安 | 基隆 | 泸州 | 揭阳 | 澄迈 | 汕头 | 南安 | 宁国 | 梧州 | 吴忠 | 安康 | 曲靖 | 大庆 | 湖北武汉 | 陵水 | 三门峡 | 赵县 | 海南 | 宁德 | 临汾 | 沭阳 | 伊春 | 广饶 | 咸阳 | 广安 | 改则 | 张掖 | 深圳 | 湖北武汉 | 姜堰 | 文山 | 澄迈 | 迁安市 | 济源 | 湖州 | 黄南 | 湘潭 | 宿州 | 哈密 | 曲靖 | 承德 | 台南 | 铜陵 | 吐鲁番 | 白银 | 毕节 | 山东青岛 | 武安 | 乌海 | 和县 | 平顶山 | 平凉 | 肇庆 | 湖州 | 衡阳 | 常州 | 庆阳 | 仁寿 | 新疆乌鲁木齐 | 江门 | 湖北武汉 | 洛阳 | 晋中 | 嘉善 | 丹阳 | 抚顺 | 嘉峪关 | 江门 | 邵阳 | 固原 | 宜都 | 山南 | 娄底 | 梧州 | 如皋 | 信阳 | 大连 | 常州 | 乌兰察布 | 巴音郭楞 | 新沂 | 咸阳 | 扬中 | 图木舒克 | 石嘴山 | 泰安 | 澄迈 | 莒县 | 珠海 | 海南海口 | 临沧 | 临汾 | 滕州 | 长垣 | 喀什 | 三明 | 乐平 | 宁国 | 伊犁 | 十堰 | 汝州 | 南京 | 辽源 | 永州 | 惠东 | 雄安新区 | 邹平 | 五家渠 | 兴安盟 | 日喀则 | 黑河 | 博罗 | 贵港 | 铜仁 | 抚顺 | 楚雄 | 广汉 | 平顶山 | 潍坊 | 克孜勒苏 | 张家界 | 衢州 | 张家口 | 菏泽 | 黔南 | 天门 | 台州 | 广安 | 公主岭 | 咸阳 | 南平 | 哈密 | 石狮 | 贵州贵阳 | 海安 | 海拉尔 | 安康 | 赵县 | 台山 | 三明 | 铜川 | 吉安 | 资阳 | 泸州 | 南充 | 娄底 | 潜江 | 兴安盟 | 保定 | 武夷山 | 哈密 | 垦利 | 曲靖 | 蓬莱 | 新沂 | 中卫 | 日喀则 | 宜昌 | 万宁 | 龙口 | 张掖 | 昆山 | 石河子 | 黔东南 | 上饶 | 商洛 | 汉中 | 东海 | 吉林 | 大庆 | 临猗 | 吴忠 | 定安 | 兴安盟 | 海西 | 瓦房店 | 常州 | 咸阳 | 阿坝 | 松原 | 连云港 | 淮安 | 资阳 | 盘锦 | 香港香港 | 单县 | 任丘 | 咸阳 | 泰安 | 定西 | 衢州 | 安康 | 白城 | 铜仁 | 淄博 | 阿拉善盟 | 延安 | 甘南 | 安徽合肥 | 永新 | 兴安盟 | 广汉 | 包头 | 山南 | 和田 | 建湖 | 芜湖 | 资阳 | 海丰 | 延边 | 清徐 | 随州 | 枣庄 | 运城 | 湘西 | 丹东 | 晋中 | 安康 | 江西南昌 | 信阳 | 眉山 | 海丰 | 任丘 | 临沧 | 海西 | 许昌 | 长兴 | 章丘 | 绵阳 | 海拉尔 | 枣庄 | 池州 | 博尔塔拉 | 大庆 | 漳州 | 自贡 | 承德 | 德州 | 五家渠 | 明港 | 铜川 | 偃师 | 葫芦岛 | 六安 | 阿拉善盟 | 周口 | 周口 | 图木舒克 | 东方 | 辽阳 | 芜湖 | 昌都 | 阿拉尔 | 惠东 | 盘锦 | 安吉 | 东莞 | 章丘 | 丹东 | 朝阳 | 宿迁 | 资阳 | 黄石 | 绥化 | 汕头 | 长兴 | 梧州 | 毕节 | 承德 | 兴安盟 | 库尔勒 | 金华 | 大庆 | 渭南 | 和县 | 宜宾 | 宁国 | 内江 | 郴州 | 诸暨 | 巢湖 | 宜昌 | 姜堰 | 永新 | 铜川 | 荆州 | 汕头 | 醴陵 | 博尔塔拉 | 天门 | 抚顺 | 淄博 | 宿迁 | 六盘水 | 内江 | 台北 | 澄迈 | 宁国 | 仁怀 | 邹平 | 甘孜 | 遵义 | 忻州 | 金坛 | 盘锦 | 盐城 | 阿拉尔 | 昌吉 | 铜陵 | 潍坊 | 钦州 | 大庆 | 霍邱 | 和田 | 龙岩 | 黔南 | 邢台 | 吉林长春 | 兴化 | 嘉兴 | 潮州 | 绍兴 | 肥城 | 单县 | 江苏苏州 | 台北 | 金坛 | 徐州 | 淄博 | 吉林 | 海东 | 阿坝 | 东海 | 杞县 | 铜陵 | 淄博 | 漳州 | 芜湖 | 海西 | 通辽 |